FANDOM


字癖 (Typing Quirk) 是一種系統化的打字習慣,在大多數情況下會使的使用者偏離正確的大小寫和標準符號的用法,但大多還維持著正常語法。人類孩子並沒有用字癖的習慣(或自覺),但字癖在Troll文化中強烈的制度化,常見的字癖類型有:使用特定表情符號表達情緒、將某些字用其他符號替代來表示使用者的個性、和其他許多表現方式。要使用字癖到什麼程度則取決於個人。

字癖能使用在手寫和電腦打字上,雖然可能會因媒介的不同而有不同變化。在Troll文化中,字癖有當於手寫字跡的身分辨識證據能力。

人類孩子的字癖 编辑

角色 大寫 標點符號 其他 紀錄
John 無。偶爾在表達諷刺或沮喪時使用大寫。 標準。 不怎麼用避掉空格(舉例來說,他始終用「dave 精靈」來稱呼Dave精靈。)跟Vriska聊過天後,偶偶偶偶偶偶偶偶爾會將母音或標點符號重複八次。 曾在跟Vriska的聊天中使用8來取代跟八諧音的字。一般聊天中使用「 :) 」和「 :( 」等表情符號,但在死亡時間縣的John曾在看到「蜘蛛媽」時使用「 8O 」。
Rose 標準。 標準。 華麗詞彙。詳細描寫。 Rose、Jane和Dirk是唯一幾個使用完美的語法與句法的人類。

當酒醉時,她仍保留華麗的詞彙和標準語法,但會出現許多錯字和空格(譬如將「eschew」講成「issue」),她很少用星號修正。她也會講更多髒話,並更常用大寫表達重點,偶爾用逗點結束一段話後下一段話的第一個字母使用大寫。

Dave 無,除了幾次為了表達重點而使用大寫。 無,除非為了表達重點,通常就是單純的一段句子,疑問句就加上問號,有時使用多個問號表達重點問題。 輕鬆、玩事不恭的風格和詞彙。有時會來一段諷刺Rap。 他的標點符號在漫畫後期越來越少用,可能是因為更嚴肅的狀況或越來越多樣的字癖系統。有次曾在跟John的對話中用3取代E。
Jade 無。當大叫/尖叫時使用大寫。 非標準;除了省略號、感嘆號和問號外省略大多符號,而她使用問號時常會用多個問號。在後期逗點使用的較頻繁。 比其他人類小孩更常使用表情符號。

因Karkat的影響在Act 5 Act2罵更多髒話。

她的字癖可能是在刻痕前的孩子中最沒規則的。

神化後,有時候會發出狗叫。

Jane 標準。 當大叫/尖叫時使用大寫。 標準。 用「:B」來當自用的表情符號,強調她的兔牙。用「齁齁齁!」來表達笑聲,就像奶奶精靈一樣。詞彙中有南方方言。 Rose、Jane和Dirk是唯一幾個使用完美的語法與句法的人類。
Roxy 除了標示重點外不使用。 不規則。
  • 常使用縮寫 (atm, idk, fyi, lmao, 等等。)
  • 當酒醉時常拼錯字;會在下一句使用星號修正一些錯字。
  • 使用Troll的用語。

如果錯字錯的太過頭使的錯字也有另一個意義的話,她會聲明這就是她原本的意思來「修正」它。

當清醒的時候,除了刻意錯的字外('le SIGN')不會打錯字,但保留其他字癖。

Dirk 標準。 標準。 有時候在句尾用一個諷刺問句。 常說「bro」雙關,: brobot、 brose、 brocurement等等。 偶爾使用斜體表達重點。有時候將fucking打成fuckin',其他ing和in結尾也一樣。 Rose、Jane和Dirk是唯一幾個使用完美的語法與句法的人類。就像Dave精靈,有時候會忘記在重點句上畫底線。
Jake 只在每句開頭和重點使用。 只在句尾使用。逗點使用在稍後回來的時候。 有時使用星號表示動作,比如*把領子鬆開些*。使用陳舊的詞彙。
Joey 無。 使用正確的語法和標點符號。
Jude 全大寫。 不規則的標點符號,使用小寫的「over」在每句句尾。 Jude的不規則「語法」是因為他實際上是在對著對講機大吼大叫的結果。


Troll的字癖 编辑

Homestuck编辑

角色 大寫 標點符號 代換 表情符號 其他 紀錄
Aradia 無。從不使用大小標示重點。 偶爾使用一到三個感嘆號,不使用其他標點符號。 將字母o替換成數字0。在神化後使用正常的O。 0_0 是她唯一會用的表情符號,除了 0u0(一次)。在神話後使用標準的 :) 和 :( - 風格的標準符號,同時使用O_O而不是0_0。 不常會使用 :D 雖然這可能會讓人不舒服。 變成Aradia精靈後,她偶爾會呱呱叫,成為Aradia機器人後仍保留這項語癖。不確定她在神化後是否還保留這語癖。 在她死之前,變成鬼之前,或是變成Aradia精靈或Aradia機器人前,她也能在發出驚嘆時使用大寫,同時也會使用驚嘆號。在神化後,她不再把字母替換成 0 或使用0_0這個表情符號。
Tavros 相反地。每個句子的句首使用小寫(和每個逗點後的字母),而其後的句子皆使用大寫。當小聲說話時,大寫變得不規律。 只用逗號(他有時會放在語法錯誤的地方)、撇號和偶爾的驚嘆號或問號。 無。 使用 }:) 的變化行來代表他的牛角。當跟Gamzee聊天時會使用 }:o) 。 常插入不確定的「呃,」。 在窘迫時會傾向使用奇怪的詞彙和短語,當非常動搖時會說出令人費解的話。 若他更有自信的話,他會用1來取代I,在Aradia(0)和Sollux(2)之間。(例如:t1ck) (Rufioh,他的祖後裔,使用1來取代I。)
Sollux 通常沒有。除了KK、AA等,有些不一致。有時使用在重點上(通常在他解釋一個錯誤或失敗的句子句尾順便帶上一個大寫的「FUCK」) 有些不標準,有時候省略撇號、逗點和句號。 將字母s替換成數字2,和將i替換成ii。也會將 to 和 too 拼成 two 。偶爾使用「twoniight」、「twogether」或「iintwo」。 在瞎眼之前曾使用紅藍眼鏡的emogi。 有時將兩句話併成一句。有點口齒不清(lii2p)。笑聲將母音寫在前面,通常是「eheheh」或「ehehehe」等變體,但「olol」也曾被使用。瞎眼之後將笑聲寫成「l0l」。 瞎眼後: 字癖變成 Aradia的,而大體上都還0k。

瞎眼後,且牙齒重新被插進去後: 就跟之前差不多但 s 被替換成 th,並將 th 放在 k 和 f 之後(比如:「fuckth」),且將 d 和 m 替換成 b。

半死: 將每個 o 替換成 0。

Karkat 全大寫。當小聲說話時使用小寫。 標準。

當感到恐慌時(而非憤怒),會忘記在每個句子最後放上句號,並將完整的一句話斷成好幾句,且總體而言減少標點符號的使用。

無。 不怎麼常見,但有個專屬的表符「D:B」,B 表示他的角。 有時會用精工明細的明喻和暗喻來表達他的感受,通常是他的憤怒或憎恨。常罵髒話。在他抱怨時常使用Troll的解剖學術語,有些可能是Karkat自己發明的。偶爾用星號標示重點。 在同一對話中曾經有幾次使用小一號的大寫字而不是小寫來說話。
Nepeta 無。 只使用驚嘆號和問號(還有當角色扮演時使用星號)。偶爾使用逗號。 用 33 取代 ee 。也會用貓雙關。 使用專屬表符 :33 來代表她守護獸的雙貓嘴。 經常試圖做角色扮演,雖然後來變得比較少見。有將事物乘以 3 的輕微傾向。所有句子最前都以:33 < 開頭除了幾次將表情符號稍微改了一下(例如:XOO < ) :33 < 和 D --> 巧妙隱藏了 <>,盟緣的符號。
Kanaya 所有字的字首都是大寫。 無。 無。 費力,冗長,過於精確的語言。
Terezi 除了小聲說話外,全使用大寫。 有點精簡。通常省略句號、逗號和撇號。使用兩個驚嘆號和問號。 將 A、I 和 E 用 4、1 和 3 取代。(盲眼先知的代表數字。) 有個專屬符號 >:] ,表示她的角/眉毛。(「>:)」只出現一次。)有次使用 > 來表示挑眉,通常來自Karkat的刺激。有次在[S] 擲。中使用「>:o[」,將她的 >:] 和 Gamzee 的 :o) 表情符號結合。 她的語癖捏他到leetspeak(1980年代被駭客拿來避關鍵字搜尋的方式)和 413.
Vriska 標準。 標準。 將字母 B 和跟八發音相同的字用數字 8 取代。(英文字像是「ate」和「ait」,ManipulATE(操縱)在這裡就變成Manipul8)。當興奮或沮喪時將母音或母音組合用 8 取代(Break 就變成 8r8k)。 專屬的表符為 ::::) 表示她的八顆黑眼珠,另外有 D:::: 和 :::;);有次使用 ::::::::)。 有時候當興奮或標注重點時會將母音(偶爾標點符號)重複8次。 當「情緒激動」時,她替換的字母不再那麼硬性規定的一定要用母音,最不規律的時候是她向 Tavros 請求殺了她(K8LL M8
Equius 標準。

使用大寫在「強壯」和所有跟強壯相似意義的詞上。

省略最後的標點符號。 用%來代替字母X或跟X發音類似的詞,將ool或loo的字母或發音各替換成001或100,用%來表示叉號。 將所有句子前都加上D --> ,表示弓和箭。 在某些時候,他會說些馬或牛的雙關。連溫和的髒話都不使用,經常使用像fiddlesticks這樣婉轉的替代詞(雖然有時還是會不小心把髒話說出嘴。) :33 < 和 D --> 巧妙隱藏了 <>,盟緣的符號。
Gamzee 神智不清:大小寫交替著用在每個字母(不包含空格和標點符號)。句子第一個字母一定是大寫。

清醒:每隔一句話交替大小寫。

標準。(會省略一些逗號) 有時候會用in來取代ing。 通常使用:o) 來表達小丑的鼻子。在他清醒後和噓拍場景之前,他使用 ::::o) 和 >:o] 來擾亂其他人。在「匯集。」中使用 :o? 。 幾乎每句話都會罵一句髒話,「操他媽的」還其他變體特別普遍。再奇怪的地方使用介詞。當神智不清時,雖然不到Virska的程度,他偶爾會拉長母音(例如:「wHaT iS uUuUuP」、「sOoOoOoRy」) 當他試著在沒大寫鍵的狀況下跟Karkat說話時,他全使用小寫。
Eridan 不一定,使用大寫來強調重點,比其他不使用標點符號的人還更常使用。 無。 將w用ww代替,v用vv代替;使用in而不使用ing,可能會用a或an來代替of或and。使用wanna或gonna代替want to 或going to。 有時候會冒泡或使用魚雙關,但只在跟Feferi說話時出現。

通常會將別人的名字縮寫,例如:Kan、Kar、Sol、Fef、Ter。 有次為了強調或只是單純口吃打出四個w。

就算當他甚至沒再用那種奇怪的腔調打字了好嗎 我真的超級嚴肅而且完全坦白的對待這件事的時候,他也只放下了ww和vv,其他部分的語癖仍殘留著。
Feferi 標準。為了打出更多大寫-E比其他人更常使用大寫來強調重點。 標準。 使用)( 來代替H,用-E來代替大寫E。 用 38)來表示頭飾和蛙鏡。 經常冒泡和使用魚雙關。經常將-E延伸使用,將有e的詞彙用多個-貫穿,表達她的武器--三叉戟。
Damara 大多數時間使用很爛的google翻譯日文交談。當使用英文的時候,字母全是大寫。另外,使用平假名/漢字,大多使用片假名取代大部分詞語。 在英文和日文中每個小段使用句點。當說日語時,使用日文的標點符號(用「。」取代「.」、用「、」取代「,」) 幾乎在大多數情況下使用機器翻譯的日文(明顯地表達「厚重的口音」),使用羅馬字母的專有名詞而不是片假名的專有名詞。 在 walkaround 中,遊戲向玩家提供了一個連結到她對話腳本的機器翻譯版本(她說的日文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能理解),非常粗暴和有許多性暗示。 當她對人類說話時,她使用非常破的英文來溝通,但內容比較可愛而不是她平時粗俗的用語。
Rufioh 無,除了強調重點外。 大多標準。經常使用刪節號結尾,總是使用三個點。 用數字1替代字母i。會把髒話自我消音或使用星號替代,在語氣強烈的用詞會使用更多星號。(例:m*tant、d*mn、sh*t、f***) 使用「 }:) 」作為專屬表符,跟Tavros一樣。 叫女生「doll」。經常使用「yo」。比較常說「1」而不是「1've」。使用許多從虎克船長這部電影裡來的成句與隱喻。偶爾使用從日文羅馬拼音來的詞彙,例如otenba b1shoujo(有男子氣慨的美少女)。 除了將數字代換字母之外,還使用表情符號和御宅用語,他的語譬和習慣都仿照演員Dante Basco(在虎克船長中飾演Rufio)在tumblr上的打字習慣。
Mituna 全大寫。 偶爾使用驚嘆號和問號(有時同時使用多個)。在迷你決鬥中使用句點(S0M30N3 15 70U5H1NG M3. 7H17H N33D5 70 570P(有人在亂摸我. 這必須停)) 許多取代的字母,包括但不限於:A=4、B=8、E=3、I=1、O=0、S=5和T=7。 常使使用圖片反應(有時候使用自己畫的)。 他說話時常拼錯字,且偶爾說些跟6相關的雙關,例如:5P0RN75、8008Y34H。有時在7後加個H來表達大舌頭的聲音(而不是Sollux的s聲)。 在突然地、激進的粗暴和溫和、內疚的行為間擺盪。
Kankri 標準。曾有一次使用大寫來強調重點。當被刺激時,使用全大寫。 標準。 分別將B和O用6和9替代。 經常警告一些會觸發警告、攻擊性語言、和其他「社會正義」式的術語警告。使用非常長的句子,不吝嗇地使用括號和「軟性詞」,除了標籤外,從不使用短句。有時使用常見的網路縮寫但會把整句打出來,例(laugh 9ut l9ud)。雖然很稀有,但會使用螃蟹相關的動詞。使用*星號*強調重點,就跟Karkat一樣。 有時會在他的標籤中放一堆不必要的警告詞。另外,他的標籤不是出奇的好玩,就是有對反對他的人赤裸裸的侮辱(有時甚至直接辱罵),表現出他的虛偽。提出不罵髒話的提議(因為認為這很有問題)但曾在標籤中使用「#Fuckin pain in the ass」。
Meulin 全大寫,表示她無法控制她的音量大小。 大致標準除了常使用多個驚嘆號。 將33取代EE,並常使用貓雙關,就跟Nepeta一樣。但程度更廣,包括將OMG講成MOG。 複雜、Shift-JIS風格的貓咪表情符號,不像Nepeta簡單的「:33」和「XOO」。 有時將字母或標點符號重複9次,暗示9條命,或可能是3x3。 當被Kurloz控制時,她使用他巫毒牧師傳教般的語氣和juggalo用語,但仍保留她自己的語癖。
Porrim 標準。 標準。 在每個小寫o和0後加一個+號(並不包括大寫O),表示金星的符號(♀)。將加這個字用+取代。 她的語癖可能反應血型O+和女權主義,符合她的彩虹飲者身分和女權觀點。
Latula 無。只在強調重點和大吼大叫時使用大寫。 標準。有時使用多個驚嘆號。 將a、i、和e分別用4、1、3替代,偶爾在講到複數名詞或寵物名字時用z取代s。 使用表情符號 >8] - Terezi的角和嘴,加上眼鏡。 使用90年代的滑板哩語,在可能的情況下使用大量的z。
Aranea 標準。 標準。 將B用8取代。不像Vriska,除非在激動的時候不會用來取代eight的音。然而她後來曾再隨意的談話中使用gr8。 ::::) 來表示她先前的八顆眼珠。 有冗言長詞的傾向。 像Vriska一樣,在醒來後增加替換8的使用頻率,用8取代eight的音,也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將某些東西打8次。在她的標籤中,偏好8個字母的單字。
Horuss 標準。將所有STRONG(強壯)和其衍生詞大寫,同意詞也一樣(註記:不像Equius,說STRENGTH而不是STRONGNESS)。 標準。 用%取代x與類似的音,用100和001各自取代和loo和ool或類似的音。用星號取代髒話,甚至連一些不像髒話的字也會取代(例:Wh**ps)。 使用專屬的表情符號8=D,明顯地表示一張微笑著的馬臉。 在< (通常是 8=D <表情符號後加上文字,表示戴著面具和護目鏡的笑臉,偶爾還會有其他變化,或是不笑的表情符號例如(;≧Д≦) < 或 (ಠ益ಠ;) <)。他維多利亞時代的忠誠態度增強了某種精確的,略顯老式的語調。常說馬的雙關,比Equius還多,並在日常使用跟馬相關的一般詞彙。 在Meenah跟他說不要再假裝開心後,他開始使用悲傷或憤怒的shift-JIS風格的表情符號,但也只在跟她說話時使用。
Kurloz 全大寫。 標準,雖然只看到句號。 在他甚麼也沒說時使用 :o) 來表明他的存在(通常總是這樣)。在Openbound中他在標籤中使用這個表情符號,而在迷你決鬥中他在對話泡泡中使用。 文字使用紫色骨頭排列。常說「操他媽的」跟Gamzee一樣,但不像Gamzee使用不敬的行話,使用福音派的說話方式,就跟佈教一樣。常使用juggalo的行話。當跟Meulin說話時,比她用更多有病的動圖。 只在心電感應的時候看到他的對話,因為他已經採取了措施確保他自己不能正常說話。
Cronus 無,但會用大寫強調重點。 大致標準,但不使用撇號。 將v和w用vw和wv取代。當使用大寫時用8取代B(例:GLO8ES)。 偶爾在對話框中出現附帶的音樂撥放器,但沒辦法聽。
Meenah 無,除了比其他人相對頻繁的重點強調。 無。 將H用)(取代、E用-E取代,在小寫時不會替換。可能會將-E的連字元號加長,但比Feferi少用。用-in來取代-ing。 用特殊表符 38) 來表達護目鏡和頭飾。

經常使用魚相關的雙關語。有點使用AAVE (非裔美國人用語)的傾向,比如雙重否定句。有點布朗克斯或澤西白的腔調,像是用axe而不是ask。

她的字癖讓人聯想Feferi的替代用字和Eridan的文法。

Hiveswap编辑

角色 大寫 標點符號 代換 表情符號 其他 紀錄
Xefros Tritoh 無,除了X這個字母。 將所有發x音、ten音、cross音和trans音的字用X取代。 用X來表示他的角: X:)
Trizza Tethis 標準。 無。 將w用ψ取代。
Diemen Xicali 無,除非提到熱狗。 在句尾省略標點符號。 提到熱狗相關的詞時字會變成黃色的。 將 (| 括弧 |)  放在他的聲明兩邊,看起來像熱狗麵包。 到目前為止,跟熱狗相關的詞只出現在他的Friendsim集中。

 编辑

智天使的字癖 编辑

精靈的字癖 编辑

其他字癖 编辑

其他故事中的字癖 编辑

瑣事 编辑